搜索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刊

主 管: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

国际刊号 ISSN1673-9612

国内刊号 CN11-5593/F

《中国煤炭工业》杂志社官方网站

主 办: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

2019/3/21 上午10:48:35 星期四

Copyright © 《中国煤炭工业》杂志社  备案:京ICP备19020272号-1

北京市朝阳区朝阳路 8 号朗廷大厦 B 座 (100024)  010-65751813(传真)/ 65451407 / 65758395 

友情链接

您现在的位置:

矿山散文 I 我的生活我设计

作者:
白树萍
来源:
《中国煤炭工业》杂志
发布时间:
2021/01/12
浏览量

 

七十年代末,我出生在一个小村庄里。那时院子里住着三户人家,记忆的院子里堆放无序,杂乱无章。等到我上了小学以后,明白了宽敞明亮一词是用来修饰住房的,但我从不敢把这样的生活放在自己的想象里。

我们家本已在煤矿安家几十年,但在生我那年,我们赖以生存的富家滩煤矿开始资源枯竭,大批的职工纷纷调走。我父亲也不例外,被调在一个新开发的矿井,新建矿井条件简陋,大批的工人在河滩里搭着帐棚生活,下井出来了有时候澡塘里没水,穿着又旧又脏的窑衣就去食堂打饭吃了。条件极其艰苦,又赶上我要出生,父亲毅然把家从煤矿搬回了老家,一套不到四十平米的里外间,住了整整八年,父亲才把我们又带回到了煤矿。

时光过去了三十多年,有时候在梦里还能再回到从前的村庄,还有那个承载我童年时光的房屋。在那个房屋里,妈妈每天要照顾我们兄妹的起居饮食,还要给众乡亲做衣服。当时家里能有一台缝纫机也是挺上档次的,我们家就有一台,缝纫机旁常常放着尺子、剪刀、画笔、喷壶、熨斗。在那个物质还很匮乏的年代,我妈做衣服的工具常常就变成了我的玩具。我拿起画笔经常在地上又画又写,拿着喷壶到处喷,总之我妈缝纫用的工具都玩遍了。到最后,那把剪刀留在了我的身边,开启了我童年的旅程。我拿着剪刀,把所有的废纸都剪成不规则或者是不成形的豆腐块,常常是一堆一堆的废纸片在我身边,姐姐收拾家的时候,会把剪纸搂成一堆塞到火里,我曾一次一次的心疼过,却又一次一次看着被姐姐收拾家当成废纸扔弃。我现在还能想起那份留恋心,还能忆起当时我就想有一天我会剪出一副象样的作品来,让你们爱不释手。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一个印有牡丹花字样的烟盒,我兴奋地用剪刀剪下了那朵花,欣赏来欣赏去,决定把这朵牡丹花贴在门后面。我先用剪刀把它的每一朵花瓣都剪得很细致,以前的门是左右各半,晚上了把门拴插上。在每晚睡觉前我都要抬起头来欣赏一下这朵牡丹花,姐姐们不理解我的做法,也从不去看我的作品。在那个没有图片没有画笔没有手工的年代,我开始了捡烟盒,因为烟盒上印有精美的图案,我把上面的每一幅图案都剪下来,然后贴在门后面。贴的时候我要给它挑选一个合适的位置。有一次姥姥来我家,看到了贴的琳琅满目的图案,知道是我剪得后夸奖我手巧。姥姥和妈妈欣喜地目光鼓舞了我,当时我想长大以后不但要把剪出作品装裱好,还要装饰我的家。现在想来,在那个懵懂的年代,我这个想法有点大……

在我成长的时光里,可以说初衷从没有改变,一直未放弃,我学得写空心字,只为装饰题目专用,我不但把摘抄本写得工工整整,还在末尾处及周围画上不同的花边装饰。同时我还一直坚持写作,那时候我一直想上一个美术或汉语言之类的专业,可惜事与愿违。好象一句话是这样讲的: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我虽然没有如愿成为一名科班学生,但我却在蓝领地带做了一名白领工作者。

那时候,煤炭企业不景气,当时矿区回来的大中专学生都安排到了基层,连续五年机关都没有一个大学生。我大专毕业那年机关招聘,我通过层层选拔如愿进了行政办,做了一名文书。我多年的努力没有白费,从前的爱好都用在了工作上,在岗位上我得手应手,完全没有生疏感,我闺蜜的爸爸找了关系都没有进了机关。有一次几个同学小聚的时候,他们让我说一说,我说今天都是我自己设计的,你们溜街的时候没有我,你们玩得的时候我在写作。同学立马就说,我爸爸也说了,你就是赶上了好时代,要是从前,那有电脑,就算是自学了也没有用武之地。现在想来,当时是我自己设计了自己的生活。

我在岗位上邂逅了我的另一半,我们经过了相识、相知、相爱三步曲而走在了一起。后来,我们家升级成了三口之家。一次偶然的机会,企业公开招聘社区主任,当时我只有28岁,是应聘年龄最小的。亲戚朋友说就算考上,都愁拿不下社区主任的一摊子事。我认为我年轻,我可以努力,我可以学习,就报名了,每天是夜以继日的翻阅各种资料,我从不考虑考不上别人会怎样的看我,只管自己努力,几个月后我终于迎来了考试,看着一长排的评委,我心里紧张,我想努力了考不上证明我曾经努力过,我给自己打气,一遍一遍地给自己加油鼓劲,经过激烈的角逐,我考上了。我回家抱着儿子开心地转来转去,现在我还能想起当时我们行政办主任拿着计算器给我算涨了多少money 情景。现在听起来数额不大,估计对大多数人来说不能成为动力,但是我依靠自己的能力涨了薪水,也提升了一级。

在新的岗位上我碰到了新的问题,现在想来也可能是我在人生职场上成长的瓶颈,社区主任这个岗位与从前的岗位比起来大不相同。俗话讲,小社区大学问。光是社区居民那一堆事就应付的我焦头烂额了,有些实际问题根本就解决不了。我也很头疼,好在我还年轻抱着一颗为社区人民服务的心,让我的工作出现了新的转机。当时是在社区要按健身器材,我考虑到是为居民办好事,那就请居民出来,让他们自己决定器材安装到哪里更合适。由于我能耐心倾听居民的建议,那几天一天八小时的与他们泡在一起,让居民们了解了我。从那时起,他们开始理解我,支持我,遇事就给我出谋划策。使我在从事社区管理的四年中无论是人际交往还是管理能力都向前跨了一大步。

在儿子上小学时,我们家已经成了四口人,为了儿子的教育我选择了辞职,举家迁到了介休城,等到全家安顿下来的时候才发现职场人生变成了全职妈妈,本想着就这样的下去。偶然的机会我挤身成为报社的一名记者、编辑,白天我辛苦地爬格子,下班后我带着孩子们做着家务……紧张充实的日子成为我们同龄人羡慕的生活。尽管每天时间紧紧张张,但我从来就没有觉得当记者是一件苦差事,用我老公的话说,终于是过了一回文字瘾了。现在我已经到另外一个岗位也七年了,但是想起做记者的那四年,我从心里有一种骄傲感,想想小时候的爱好和努力成就了我人生四年的记者生涯,我既不是一名科班出生的新闻专业学生,也没有干过通讯员的基础,直接做记者还在《中国煤炭报》、《中国矿业报》《山西焦煤报》、《阳光》、《社区》等杂志发表数篇文章,还在山西焦煤好新闻评比及散文大赛中取得了好成绩。

回首往事,我感慨万千,付出了多少的辛苦同时也付出了多少汗水,但我从不为自己虚度年华而悔恨,丝丝缕缕的白发见证了我努力的痕迹;我见证了祖国这些年来日新月异的变化;我骄傲我从小对美好生活的向往现在变为现实。今后我依然选择努力与奋斗,人家说:“每个人奋斗努力的样子,就是今天大中国的表情与节奏”,我要与大家一起努力,一起加入到建设大中国的节奏中,一起见证大中国更加灿烂的明天!

白树萍系山西焦煤汾西矿业机关党委职工,山西省女作家协会会员,介休市作协理事)

声 明
1.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 转载时请务必标明信息来源,否则,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中国煤炭工业》杂志 • 电子版

官方QQ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号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