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刊

主 管: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

国际刊号 ISSN1673-9612

国内刊号 CN11-5593/F

《中国煤炭工业》杂志社官方网站

主 办: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

2019/3/21 上午10:48:35 星期四

Copyright © 《中国煤炭工业》杂志社  备案:京ICP备19020272号  

北京市朝阳区朝阳路 8 号朗廷大厦 B 座 (100024)  010-65751813(传真)/ 65451407 / 65758395 

友情链接

您现在的位置:

矿山散文 I 从未走远

作者:
刘海红
来源:
《中国煤炭工业》杂志
发布时间:
2021/01/12
浏览量

 

那时我六七岁,像一只快乐的小陀螺,不知疲倦地穿梭、旋转,和小伙伴们抓骨拐、丢沙包,享受童年时光。偶尔转腻了,随地坐在别人家窗根下,托起腮帮,想些奇奇怪怪的事:天上的云为什么是一朵一朵的,树叶子怎么就黄了、绿了?这样无解的问题堆积多了,便去问母亲,母亲大字不识,忙着要去河滩敲石子。她领我去学校,说着夸我聪明之类的话,请老师能破格收下。贫穷年代,师资力量仅能惠及九岁以上孩子,于是除了继续旋转之外,与日俱增的小小求知欲、好奇心无处安放。

一天,邻居小伙伴翠翠拿一本小人书在家门口嘚瑟,没错,就是嘚瑟。因为我们家没这种“奢侈品”,她却站那儿喊我半天。小人书确实蛮具诱惑力,有图有字,展开的那页是一只搔首弄姿的猴子,一手拿个细棍棍,一手举到眉头,没个站样,就这一眼,它吸引到我。翠翠嘚瑟成功。我想着法儿和翠翠做交易,沙包加烟盒加毽子她都不换,十个羊骨拐也不行,我斗胆从母亲的存钱罐里拿出五分钱买了这本小人书。

这是我接触到的人生第一本书,它叫《西游记》。

我稀罕它,有空没空地翻,反反复复地翻。画面中唐僧师徒各具特色的动作,表情,被我用小棍在地上临摹的活灵活现。后来小人书又脏又卷又烂,无法再看,我又开始打存钱罐的主意。母亲每天忙着为八角钱运转,应该毫无觉察。我一次次“行窃”成功,换得的小人书或多或少抵消了我对未知的渴求。

当一个人开始执著或热爱一件事情的时候,必定会消耗金钱与精力,这是我后来的总结。小人书使我爱上了书,每本过手的书被糟蹋的气若游丝,我依然口渴难耐。可存钱罐里的声音日渐单薄,我不得不收手了,趁母亲还没发现这个秘密之前。

那天,路过一个垃圾堆,看到有人在里边扒拉翻捡碎玻璃,有些好奇。那个年代,没有人家舍得浪费东西,丢弃的垃圾很难被再利用,竟然还有“漏网之鱼”。于是一个周末的大早,趁母亲出门之际,我去了离家较远的垃圾场碰运气。早起的鸟儿不少,有的已捉上虫子,突然,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熟悉到根本不需看脸,没等她转过身,我便仓皇逃走了。

那个人竟然是母亲。我的挣钱计划还没开工便流产了。

当天,母亲灰头土脸的回家,顺便带给我一本二手的《少年文艺》。

从那以后,陆续的,母亲开始往家拿一些或新或旧的《儿童文学》、《故事会》等。我诧异母亲捡垃圾的事情,我更诧异于母亲对书的关注,隐隐感觉,母亲似乎已经知道,少年不更事的我那痴痴的想法和秘密。

在母亲或明或暗的支持下,我的口味渐渐有些偏重,小儿科的书已无法过瘾。我开始借同学的书,或把零用钱节省下来租书看,就在那个时候,我知道了琼瑶,知道了金庸,品尝了《飘》、《悲惨世界》、《茶花女》等等外国文学大餐,我的脑海里填充了各类主人公的喜怒哀乐,学业渐渐被抛之脑后。

一次,我把课外书包了书皮,堂而皇之地拿到课堂上,被老师识破,新帐旧帐一起算,老师叫来了家长。母亲有些意外,她神情黯然地跟老师说着道歉的话,把我所有不务正业的“闲书”统统没收。母亲流着泪:“不正经学习,还有什么出路?”

我没想到事情的严重性,母亲一向是支持我看书的,我不过稍显过头了些,竟惹得她第一次在我面前流泪。我无比慌乱。那一刻,感觉我的西游记,我的琼瑶,我的茶花女,还有未知的好多好多,他们将要飘到青春之外,离我而去了。我的学业,我以后的生计才是我此刻要面对的,我必须彻底戒掉课外书。

霎时我泪流满面!

我的心很快收回,并顺利考入县城高中,就读了技校。感谢母亲在我人生拐弯处一次次出现,为我遮挡弯路,也感谢在书海中邂逅的主人公和他们所演绎的故事,给了我文字的积淀,让我在学业上顺风顺水。世上没有白读的书,白流的汗,它们只是化身为力量,在某个不经意的时间空间内,跳出来拥抱你。

我和书的缘份似乎到此结束。

就业,成家,生孩子......,忙碌的生活,快节奏的压力,浮躁的心,让我像一只高速运转的陀螺,停不下来。偶尔有闲暇,也浪费在手机的各种时事热度上,只有在女儿缠着逛书店时,心才会有片刻的宁静。看着书架上琳琅满目,包装精美的彩色图书,脑海中不自觉会闪现母亲灰头土脸,不知从哪儿为我讨回书的情景,不禁怀念从前那个为书痴狂的我。可“她”被时光淹没在提速的运转中,好像不复存在了。

母亲早已休息在家,时不时会打来无关紧要的电话。我知道,这是想我的讯号。每个周末,我总会挤出时间,带上女儿亲近家门。她记忆力有些不好,像个小孩子,一件事情得重复说了又说。

一个阳光晴好的下午,我照例驱车回家。院子里,母亲弓着腰,在桌子上铺开晾晒着什么,地下摆放着一只大纸箱。“妈妈,快看小人书”。跑到前面的女儿尖叫着,我诧在那儿。面前和箱子里,躺着所有“不正经”的课外书,这些或好或坏,见证我童年和少年成长的书,我们竟这样措不及防地相遇了。母亲说时间长了怕发霉,拿出来晒晒,母亲还说搬了好多次家,就这些舍不得扔。女儿缠着母亲,有关存钱罐和去捡垃圾的事,也被善忘的她云淡风轻地提溜出来。

仿佛和逝去的时光又一次相遇,我似乎看到了那个为书充满激情、不顾一切的小姑娘,也看到了躲在背后大字不识,一直跟随的灰头土脸的母亲。我忍不住和女儿讲它们背后的故事。

“你那么喜欢书,怎么没再见你读过?”,女儿不经意的问。我的心被振痛了一下。是啊,现如今读书的条件多么轻松完美:大把的时间,有购书的经济,有阅读的能力……而我却丢失了我自己,丢失了最本真的初心。

我要重新开启读书的时光,和女儿一起。

立书目,逛书店,做读书计划……如同见到初恋的情人,我的激情又一次被燃烧,老“妇”聊发少年狂,也很可怕!

如今,书不仅又成为我离不开的闺蜜,我还为“她”妙笔生花。

我把读过的书变成文字,变成感受和记忆,便是对这段情最好的情绪和告白。

我还不忘,每次回家,我和女儿都会拿一本书带给母亲。讲什么她未必懂,但至少让她知道,当年躲在她背后为书痴狂的女儿,带着她的女儿,初心未改,从未走远!

(刘海红系山西焦煤汾西矿业职工总医院职工,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山西省作协会员,介休市作协理事,山西介休汾矿小小说沙龙秘书长)

声 明
1.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 转载时请务必标明信息来源,否则,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中国煤炭工业》杂志 • 电子版

官方QQ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号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