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刊

主 管: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

国际刊号 ISSN1673-9612

国内刊号 CN11-5593/F

《中国煤炭工业》杂志社官方网站

主 办: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

2019/3/21 上午10:48:35 星期四

Copyright © 《中国煤炭工业》杂志社  备案:京ICP备19020272号-1

北京市朝阳区朝阳路 8 号朗廷大厦 B 座 (100024)  010-65751813(传真)/ 65451407 / 65758395 

友情链接

您现在的位置:

>
>
>
李大钊与煤矿工人

李大钊与煤矿工人

作者:
吴晓煜
来源:
煤矿的红色记忆》
发布时间:
2021/11/30
浏览量

 

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时候,我国无产阶级革命的先驱、党的创始人李大钊是人们缅怀的一位代表性人物。今天,中国已是“赤旗的世界”,“青春之中华”正屹立在世界的东方。在我们享受着先烈奋斗得来的胜利果实的时候,我们尤其景仰李大钊的学识、为人和贡献。他那投向旧社会营垒如匕首般闪耀着光芒的文字,他的慷慨舍生赴义,甚至他那凝思、庄穆、充满智慧的形象都足以使我们动容、起敬、扼腕而痛惜!

李大钊,字守常,1889年月10月29日出生于河北省乐亭县,1913年留学日本。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后,他接受了马克思主义,较快完成了向共产主义者的转变。1918年任北京大学图书馆主任。1920年组织了马克思学说研究会,1922年当选为中共中央委员。1927年4月6日在北京被捕,同年4月28日被反动军阀绞杀,年仅38岁。临刑前,高呼“中国共产党万岁!”李大钊光辉而短暂的一生,是追求进步,为民众、为真理奋斗的一生,是“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一生。

特别使我们不能忘怀的是,李大钊作为一位无产者的领袖,也是我国煤矿工人运动的先驱,他对当时处于社会最底层的煤矿工人怀有深厚的感情。他的家乡就离开滦矿区不甚远,对煤矿工人的苦难可以说是耳濡目染。因此,向煤矿工人宣传马克思主义,启发他们的觉悟,是李大钊非常重视的事情。1920年1月在他的影响和推动下,北京一批进步学生到唐山矿区调查开滦矿工的生活,并提出了改革包工的建议。1920年4月,李大钊在北京大学邀集部分同志商谈纪念“五一”劳动节事宜,并被推举撰写《“五一”MayDay运动史》的纪念文章。这篇著名的文章刊登在《新青年》第七卷上,并印成了小册子,寄往唐山等地。该文一经发表,立即引起了社会上的广泛关注,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对推动煤矿工人运动起到了很大作用。

据《中国煤矿工人运动史》(煤炭工业出版社,1986年)介绍,1920年和1921年之交,李大钊在从北京回家乡乐亭的途中,在唐山“向开滦的煤矿工人宣传介绍了十月革命的意义和经验”。他说“十月革命是工人的胜利,将来的世界必定是劳工的世界”,并告诉煤矿工人“要想不受剥削,不受包工压迫,就得要斗争,要斗争就得要团结”。

不仅如此,李大钊还写了一篇专门介绍唐山开滦煤矿工人生活状况的文章。该文标题是“唐山煤厂的工人生活(工人不如骡马)”,发表于1919年3月9日的《每周评论》第十二号上,署名为“明明”。该文简短,不到一千字。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呢?文章开头就讲:“前天遇见一位由唐山煤厂来的朋友,我就向他询问那里工人的生活状况,……我今将他的话写出来,供关心劳动问题的参考。”可见,该文是他调查和研究煤矿工人状况的结果,其目的是推动国内煤矿劳工问题的研究和实践。

李大钊以写实的笔触描写了煤矿工人的悲惨处境:

“他们终日在炭坑里作工,面目都成漆黑的色。人世间的空气阳光,他们都不能十分享受。这个炭坑,仿佛是一座地狱。这些工人,仿佛是一群饿鬼。有时炭坑颓塌,他们不幸就活活压死,也是常有的事情。”

“他们每日工作八小时,工银才有二角,饮膳还要自备”;“在这一星期中,无昼无夜,不停工作,不睡眠,不休息,不盥漱,不沐浴”;“因为他们太无知识,……因为他们的工银太低,所以他们必须把数日的工夫,无昼无夜的像牛马一般劳动,才能积得一元半元钱”;“也有许多幼年人,在那里作很苦很重不该令他们作的工,那种情景,更是可怜”。

不仅如此,他在文章中还把工人的待遇与骡马做了直观的对比:“在唐山的地方,骡马的生活费,一日还要五角,万一劳动过度,死了一匹骡马,平均价值在百元上下”。“一个工人的工银,一日仅有二角,尚不用供给饮食,若是死了,资主所出的抚恤费,不过三四十元。这样看来,工人的生活,尚不如骡马的生活;工人的生命,尚不如骡马的生命了。”这些一针见血的描述,这些铁一般的证据,是带血的控诉,充分体现了李大钊对煤矿工人的同情和关心。

然而作为一名革命者,他没有停留在同情上,而是向煤矿工人指出求解放的方向。他在文章中讲,“唐山煤厂的工人”必须要有“一个工人组织的团体”,要“联合起来”,绝不能“一时动了公愤,才联合起来”。他向工人们讲,“没有结合的罢工,无意识的罢工,强迫的罢工,自然是没有效果了”。这里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煤矿工人运动中存在的问题,深刻地洞悉当时工人斗争不成功的原因,并提出组织起来,结成团体,这是唯一正确的方向。

另外,李大钊还在其他文章中以煤炭为例,说明了剩余价值的真谛。1922年2月他在《马克思的经济学说》(发表于《晨报》)一文中,就深入浅出地讲:“倘若说要十吨煤去维持他的生命,这个意思就是要十吨维持他的劳力,除掉拿这十吨煤——煤之价值由于劳动分量——去维持他的劳动外,他所生产的都被资本家拿着。”这“便是剩余劳动,便是剩余价值,便是资本家想要劫夺的东西!”

写到此,我作为一名煤炭职工不能不对李大钊更加崇敬,不能不为李大钊对煤矿工人深厚的爱所深深感动。笔者几年前在阅读《李大钊选集》时曾作诗一首,权作本文的结尾:

伟哉大钊先驱者,

壮矣舍生向天歌。

铁肩妙手今安在?

赤色少年遍中国。

(本文引用了1959年5月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李大钊选集》中的资料)

(吴晓煜先生系中国煤炭史志专家,原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国家煤矿安全监察局政策法规司司长。本文选自吴晓煜先生所著《煤矿的红色记忆》)

声 明
1.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 转载时请务必标明信息来源,否则,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中国煤炭工业》杂志 • 电子版

官方QQ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号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