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会刊

主 管: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

国际刊号 ISSN1673-9612

国内刊号 CN11-5593/F

《中国煤炭工业》杂志社官方网站

主 办: 中国煤炭工业协会

2019/3/21 上午10:48:35 星期四

Copyright © 《中国煤炭工业》杂志社  备案:京ICP备19020272号  

北京市朝阳区朝阳路 8 号朗廷大厦 B 座 (100024)  010-65751813(传真)/ 65451407 / 65758395 

友情链接

您现在的位置:

四代人见证中煤大屯公司采煤工艺变迁

作者:
宗慧芹
来源:
《中国煤炭工业》杂志
发布时间:
2020/08/14
浏览量

 

“5,4,3,2,1,开机!”2020年6月18日上午10点,在中煤大屯公司姚桥煤矿智能工作面开采启动仪式上,随着一声洪亮指令的下达,工作人员在调度中心按下“一键启停”按钮,胶带运输机、刮板输送机、采煤机等设备依次开启。割煤、推溜、移架、传送……这些场景都被工作面上的数十个高清摄像头和上千个传感器实时传回750米外的地面智慧调度中心,显示在电子大屏上。

大屯公司自1970开发建设以来,在50年的发展进程中,始终重视和追求煤炭开采技术的变革及发展,从人工打眼放炮到半机械化,从综合机械化再到智能化开采,采煤工艺的每一次变迁,都成为煤矿发展的“新动能”。

赵厚真:放炮落煤一去不复返了

1977年,20多岁的赵厚真来到了大屯矿区。“要说干煤矿吃苦最多的,还是我们这代人。投产初期,生产工艺极其简陋,井下的好多工序都要肩扛手抬,攉煤要用铁锹,那可是全凭力气,一个班下来累得浑身跟散了架似的……”说到建矿初期的采煤工艺,作为大屯公司第一代采煤工的赵厚真对当时的情景记忆犹新,感慨颇多。

他说,那时采煤都是靠打眼放炮,就是所谓的炮采。炮采工艺除运煤的工序是机械化运输外,其余的工序几乎全部是人力操作。破煤,是由人工钻眼、装填炸药、封堵炮眼和放炮等工序来完成。有时放炮的时候,一时排不出去的炮烟,会呛得喘不过气来。关于装煤方式,赵厚真经历过人力装煤和爆破装煤。人力装煤的劳动强度大、效率低、不安全是炮采工艺的最大缺点,而爆破装煤是利用放炮时的爆破力,将煤炭抛入输送机内一部分,以减轻工人的劳动强度,剩余的一部分仍需人力装入输送机内。

那时最让赵厚真发怵的是抬支架。从一开始用坑木支护到摩擦式金属支柱,都要手抬肩背。刚上班时,他肩膀上都是淤血,洗澡时疼的不敢碰。

为了能采更多的煤,赵厚真和工友们有时在井下一呆就是十几个小时,即使这样,一个班只能出几十吨煤,遇到条件好时一个班最多也就出一百多吨煤。

赵厚真说,炮采不光劳动强度大,回柱放顶作业不够安全,顶板事故多,产量及效率低。那时从报纸上看到国外都是机械化采煤了,就想什么时候我们能告别放炮落煤、铁锨攉煤,我和工友都热切地盼望着也能用上机械化采煤。

华勇:我庆幸我是矿上第一批开煤机的人

从小听父亲讲煤矿故事长大的华勇,18岁那年也成为了一名大屯公司的矿工,就是我们现在说的“矿二代”。

1983年华勇刚到孔庄煤矿上班时,矿上采用的还是“放炮落煤、铁锨攉煤”的采煤工工艺。到了1985年,矿上引进了机械化采煤。“我很幸运入矿不久就赶上了机械化采煤。记得我第一次操作煤机时,额头上挂着豆大的汗珠,小心翼翼地察看滚筒高度、角度,严格按照进刀标准控制着煤机,割一刀煤就有100多吨。”华勇回忆起来,语气里还透着一股兴奋。

那时的煤机还是单滚筒,功率只有150KW,需要液压牵引。而且工艺特别繁琐,一刀煤要折返割两次。普采工作面上、下区段平巷断面不大,刮板输送机的机头、机尾通常都设在工作面内,工作面上、下两端需要用人工打眼爆破开切口(又称机窝),非常影响采煤效率。

大屯公司不断升级煤机,从单滚筒换代成双滚筒,功率150KW到375KW、730KW,每班产量也从最初的100多吨提高到600多吨。

“不过那时还是采用金属支柱支护,哪个扛梁的肩膀不留下了深深的凹痕。”华勇说。后来,支护方式也不断更新换代,从金属摩擦支柱、单体液压支柱到金属铰接顶梁、悬臂式支护等,采煤工艺从普采进入了高档普采阶段,而且工作面及沿线的运输机、皮带、溜子等全部设备进行开停监视控制,安全性能有了很大的提升。

曹庆建:综合机械化采煤,我是赶上了好时候

随着启动综采机,钻头缓缓伸进煤层,大片大片的乌金掉落到刮板溜槽上……在曹庆建作业时,他只需要站在支架内,距离煤机5米以外10米以内通过遥控器按钮,就可以轻松操作煤机了。

2012年,上班不久的曹庆建就开上了型号为MG400/930-WD的遥控式综采机。

曹庆建介绍说,综采工艺就是综合机械化采煤工艺,从破煤、装煤、运煤、支护等一系列配套系统,都是机械化方式,和炮采、高档普采有着“天壤之别”,这种工艺从支护上也改变了从前木柱支护、单体支护的简陋传统,配备了重型液压支架,支撑力百倍提升。“刚上综采时,煤机还是人工操作呢,而现在操作一台功率为930KW的煤机,就像在家里拿遥控器看电视一样方便,而且采煤机控制台的显示屏还可以准确显示采煤速度、高度以及安全数据,任何一个环节出现偏差都能得到及时发现调整。遥控式综采机功率大、安全性高,与其匹配的硬件更是凸显综采工艺的先进性。驾驭这样一个‘巨无霸’,一个班能产2000吨煤,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他兴奋地说道。

“如今的采煤工作面,不仅环境得到了极大改善,安全系数也大大提高。瓦斯检测仪各类传感器对采煤工作面实行24小时监测,使瓦斯爆炸、顶板事故等灾害大量减少。不用下井,在井上就能看到井下的情况,矿上还给我们配了定位器,不管走到哪,井上调度室都能准确地找到。”曹庆建高兴地说,“综采工艺安全好了,产量高了,劳动力降低了。”

杨轲:“坐在地面采煤”的梦想成为现实

“经过我们反复测试,只要一键启动,采煤机就可以根据设置的参数自动割煤,工人只要根据煤壁构造调整割煤机高度就行,特别省事。”杨轲欣喜不已。

在大屯公司首个智能工作面开采中,成立了大学生班组,如今已经被提拔为姚桥煤矿采煤三队党支部书记杨轲就是其中一员。

自2020年5月25日7263智能工作面试采成功以来,实现了工作面设备一键启停、液压支架自动跟机、采煤机记忆截割、智能终端和手机APP视频监控等功能,收到了预期效果。“我只需要通过手机软件轻轻一点,就可以随时随地可以查看采煤机位置,支架压力,工作面实时视频等数据……”杨轲拿出手机点开跟机视频APP、智能工作面数据中心APP进行演示。

与传统开采模式相比,7263智能工作面实现了采煤机记忆割煤为主,就地干预为辅;液压支架跟随采煤机自动跟机为主,人工干预为辅;综采运输设备一键启停控制为主,顺槽监控中心干预为辅,最终达到设备协调、连续、安全、高效运行的目的。据杨轲介绍,“7263智能工作面只需要4~5人,一个班要比以前少10人左右,一共可减少40人左右;一个圆班保证系统不受限制的话,能采6000~7000吨煤;工人从设备操作工变成巡视工,降低了劳动强度,他们手上老茧都少啦。”

干煤矿给人的感觉一直是傻大笨粗,如果说远离生产现场,像管理生产车间一样,看看电脑,按按鼠标,就可以操纵煤机“哗哗”出煤,7263智能化开采工作面的启动,让大屯人“坐在地面采煤”的梦想成为了现实。

在四代大屯采煤人的见证下,大屯公司先后经历了爆破采煤工艺、高档普采、综采综放等采煤工艺的变迁,期间又引进水力采煤法,如今智能化开采开启了煤炭开采新时代。相信在今后,大屯人一定会在生产工艺上继续迈步向前,为职工创造更好的工作环境,为矿山的发展提供无限动力。    

(作者单位:中煤集团大屯公司)

(责任编辑:邵冰锋)

声 明
1. 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
2. 转载时请务必标明信息来源,否则,我们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中国煤炭工业》杂志 • 电子版

官方QQ

微信公众号

官方微信号

官方微博